重慶晨報記者 張旭 報道
  “我們的老師來看我們了,這一天我們等了48年,老師還要把我們鎮上近百名老同學召集起來聚會,我們非常感動!”近日,家住萬州區普子鄉的黃佐山激動地打進重慶晨報966966熱線。
  老黃口中的老師其實是老伴張定菊的小學老師——74歲的佘長秀。
  近百名老頭老太太都是她的學生
  佘老師的頭髮依然烏黑濃密,她思維清晰且著裝得體。在普子鄉近百名60來歲的“老學生”眼中,她依舊保持著當年支教時的風采。
  張定菊說,同學們大概都沒想到在餘生還可以見到自己的小學老師。再見時,好多學生白髮蒼蒼、兒孫繞膝,同學們看起來比老師還老。
  他們也是最近才得知,佘老師家住萬州的觀音岩,一直在城裡教小學,退休後又開了幾家幼兒園。在這群六旬鄉鎮老頭老太太眼裡,佘老師一輩子都是好老師,他們都很尊敬佘老師。
  張定菊的兒媳在普子鄉開了一家幼兒園,佘老師就到園裡去聽課,和孩子們做游戲,她坐在一群小朋友的背後,慈愛的表情與孩子們滿臉的爛漫交相輝映。佘老師和幼兒園的兩撥“小朋友”親密互動,也會拿著筆認真地記,不停地跟年輕的幼師們交流。
  佘老師在每個學生家裡都要做“家訪”,嘮嘮家常、敘敘別情,見見學生的一家大小。分別訪問完後,佘老師還要請所有同學的客。前日下午,就在普子鄉上,近百名老頭老太太跟佘老師來了一場大型的師生聚會。而老黃一直在跟佘老師爭著給這場宴席付賬。
  六年支教與學生建立深厚感情
  佘老師是老萬縣的師範生,1960年至1966年,她在普子鄉完全小學支教,當時公路只通到龍駒,剩下的路程有50餘公里,全部都是叢林密佈的小路。由於離家較遠,她因而只能在寒暑假回家。
  那時候上學除了功課,師生們都還要到地里去勞動掙工分。六年下來,佘老師送走了一撥又一撥的學生,也將汗水灑向了普子鄉的田間地頭。普子鄉的大路後來修通了,有的學生畢業後還成了家,原以為自己就在普子鄉扎根了,隨後的一紙調令將佘老師遷回到了城裡。
  那個年代交通不便,沒有人有時間和精力在萬州城和普子鄉之間來來回回地跑,佘老師和學校起初還有書信往來,學生們也時常想起這位美麗、能幹的年輕女老師。後來佘老師結了婚,學生們也結婚生子,各自忙於家事,漸漸地聯繫就少了。
  動作快一步,她聯繫上了同學們
  學生們最近才知道,佘老師此後的人生更為傳奇:第一段婚姻憾終。後來因與第二任丈夫性格不合,她選擇了那個年代並不多見的分手。此外,她一個人將兩個孩子養大還收養了四個孤兒。退休後佘老師還開了好幾家幼兒園,一直為家裡和學校孩子們的事忙活了四十餘年。
  前幾年,女強人般的佘老師感覺忙不動了,就把幼兒園的重擔分給下屬,開始尋點其他的事情做,於是她就想到了自己的第二故鄉普子鄉,想到了那群不知道是否健在的學生。
  今年,她通過與自己還有聯繫的學生譚萬明,輾轉聯繫上了在普子鄉的同學們。聽到老師尚健在的消息,這群平均年齡60歲左右的老頭老太太無比激動,都在打聽想什麼時候來萬州見見自己的老師。
  可是74歲的佘老師動作還是比他們快了一步。
  對於普子鄉的1960-1966級學生來講,佘老師的來訪除了懷舊之外或許還有更多的意義。老師的家訪除了嘮家常、聚會話別離之外,也在用筆在記錄些什麼,有時是在普子鄉的學校里,有時是問起他們當爺爺奶奶帶小孩的經驗。
  “也許是習慣了吧,跟自己當年的學生談談帶兒孫的經驗,記記寫寫畫畫,好帶回去給我那些園長開會用,教完爺爺奶奶們再到研究這些娃娃,時間真是一匹野馬,拉也拉不回來了……”佘長秀感慨地說。  (原標題:48年後 74歲老師家訪百餘老學生 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rt67rtea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